九和十三原神秘数字

所谓“神秘数字”系指“某些数字除了本身计算意义之外,还兼有某种非数字的性
质,它在哲学、宗教、神话、巫术、诗歌、习俗等方面作为一种要素反复出现,
具有神秘或神圣的蕴含,人类学家称其为“神秘数字”,又称“魔法数字”或“
模式数字”。
数是人们对大千世界的高度概括。对数学家来说,这种抽象化是高度的简易,抽
象化即简易化,是数的同一特征的两个方面。它的发生根源“在于前理性的某种
观念,当数还附着事物的具体表象,没有为人的理性所把握,就被赋予神秘意义
,形成神秘数字观念。”我以为,神秘数字的发生是和数的特性联系的。在数的
抽象化的过程中,在使用中,脱离了事物的具体表象,出现了需要也必要的空间
,并具有魔法般的磁性使用时又一定和具体事物相联系。某种数字在奇迹般反复
出现后,在原始人头脑里引起神秘印象,并赋予特殊意义。它一旦形成,就历久
不衰,世代相传,成为某一地域或民族的集体意识。多数神秘数字为10以内的单
位数,也有少数复位数,或为某几个神秘数字之和、神秘数字之倍数等。9和13就被汉族和藏族看作为神秘的数字。

汉藏族和其他几个西南少数民族,都把“九”视为吉祥喜庆的数字。
汉族的这一风俗始于《易经》,反映了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九为天地之至数的
文化心理。北京的天坛系汉族崇天的典型建筑。天坛圜丘呈圆形,共三层,每层
均为九圈,每圈用的石料数都是九和九的倍数,形成一个以九为基数的数字序列

藏族在人际交往活动中,凡关涉到数字,有崇单讳双的风俗。举凡集会、祭祀、
出行等重大活动,必选上半月的单日,送礼少则一件,多则九或十三件,决不送
双数。
藏族的崇九之风,表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以九为神数,天上有九头曜神,人祖
有九兄弟,神话里更有许多以九为尊的事例,格萨尔和敌人斗射时,要用九支神
箭,射中九只公羊、九只母羊、九只骚羊。九又是多、无穷、所有的代名虚数。
同“九头牦牛的毛一样多”系多不可数之意;说“九头牦牛拉不动”,即稳如泰
山;说“九种人”,意为众生;说“九种需要”,是所有需要也;敬酒时要一口
气饮3杯,3次共9杯,表示尊重。最有趣的是,数数时以99为至数,汉族说“百倍
”的场合,藏语往往以“以九来概括,如九谛、九禅、九辙、九识、九劫、九品
、九梵、九结、九鬼、九僧、九莲、九住心、九品感、九心轮、九无为、九方便
等。
由于崇九,也就有崇九的倍数,如18、36、72、81、108,尤以108更为人们乐于
应用。汉族古典名着爱用108,例如《水浒》有108位好汉。
佛教的法器、法事、建筑,喜用108数,念珠有108颗,撞钟108下,各地撞的节律
又有不同组合法,有前后36缓撞、中间36急撞;有紧18缓18,6遍共108下。
中国古建筑和寺庙建筑也爱用108。拉萨大昭寺共有柱108根,廓殿初檐和重檐间
有精 雕细刻的狮头像108只。塔尔寺大殿经堂有直径1米以上的圆柱108根。桑耶
寺周围的塔群共108座。佛教之崇108,据说人有108种烦恼,佛法能使之断除。

13这个数字被西方的一些国家和民族视为不吉利的凶数,事事处处忌讳。荷兰找
不到13号房子,英美剧院里没有13排13号,一定不能缺少时,他们挖空心思,用
12+A来替之。他们忌讳13号出外旅行,尤其忌讳13个人共进晚餐。
这一习俗据说来源有二:一说源于耶稣的最后晚餐。据圣经记载:耶稣与11个门
徒共进晚餐,又来了个门徒犹大。而犹大迟到是因为他出卖耶稣后才赶来的,致
使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一说出于希腊神话,在着名的弗哈拉宴会上,出现了
12位天神,而后又来了一位烦恼和吵闹之神洛基,结果闹得天神的宠爱者柏尔特
送了命。
藏族视13这个数字为神数,在史诗《格萨尔王传》中就出现了一系列的13,具有
吉祥、神圣的蕴意:格萨尔在降生时手执13朵白花,向前走了13步,并发誓13岁
时成为菩萨,果然在13岁时赛马得胜,娶珠牡,登位称王。他身体也和一连串的
13相连:他有13位王妃、13位保护神;他的乘骑赤兔马,体外有飞毛 13根,中部
有风脉13道,体内有神龛13座,马尾上还附有13位战神;他所在的岭国更有13座
雪山,13道山崖,13个湖泊,黄河边13棵神柏,13种殊胜,13种特殊工巧,13位
护藏地神,13位山神,13位马主,13位马牧,13匹白骏马等等。这一连串的13意
味着什么呢?
让我们打开《格萨尔王传》的首部《天界篇》也能发现一系列的十三:提到了13
位护法天神,13位护藏地神,西藏的13位山神,礼物有“此有藏身宝十三件,夜
光宝珠十三只”;在祭祀战神时更用了一连串的十三:

十三座焚烧烟灶要建筑;战神业绩为首诸旗帜,

十三面吉祥战旗要升起;

十三种修幅诵经要建立。

有福王中米钦?伦珠为首者,

有佳运的甲洛?贡桑母姨为首者,

冰糖红糖等为首甜蜜食,

十三盘油炸果子要摆上。

《天界篇》在使用十三这个数字时有个明显的倾向,即在有关神或神事的情况下
才出现。意大利藏学家杜齐在其着名《西藏和蒙古的宗教》一书第7章“西藏的本
教”里,在论述“赞普一旦当其王子到了能骑马的年龄就放弃了权力”,接着说:13“这一数字表示了尽善尽美和纯洁
”。是的,在藏族看来,十三就意味着神“尽善尽美和纯洁”。这种观念源于古
时的本教。在本教神话里,天有十三层,本教的祖师辛绕13岁时被鬼神牵引游遍
全藏,13年后才返回人间传教;本教每年要举行若干次祭祀大典,要宰杀牦牛、
绵羊、鹿等成百上千;为人招魂时也要宰杀牲畜一至数百头。牲畜被宰杀后被卸
成13块才献祭。而有名的布达拉宫也有13层;格萨尔也是个被神化了的英雄人物
。人们之所以创造神,是为了把自己所意识到或向往的能力和品质借神来体现,
神力也就表现为人对自身的潜力的挖掘和显现,神化最终还是要人化的。
这里还有个问题值得探讨,即13岁这个年龄是吉是凶的问题。一说13岁是个吉利
年龄,吐蕃赞普的儿子13岁能骑马时就要回天上去;王子13岁时就接替父王登上
王位;藏族牧区男孩长到13岁时要举行成丁礼;民歌里也唱赞13岁:

当了商人罗布桑布的小伙计。

但还有种说法:13岁流年不利,是个凶年,诸事都应提防。这个说法见于《格萨
尔王传?霍岭之战》总管王的儿子、少年英雄昂琼要去迎战霍尔侵略军,但其父
亲、亲友、未婚妻及将军们都纷纷劝阻说:“昂琼今年13岁,逢凶煞灾星主管流
年。”,“谁知他今年正好13岁,人生流年正逢凶煞。”昂琼不听决然出战,结
果中了晁同奸计,战死沙场。
其实,所谓13岁流年不利,并非来自13这个数字,而是源于本命年这个风俗。民
间流传人逢本命年就由凶煞恶神主管流年,在西藏,就是达赖逢本命年时各寺庙
僧众届时也要举行法会,诵《消灾经》、《长寿经》等,祈祷消灾免祸,健康长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