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吞聊起,只叹岁月短

文 / 司空


– 正文-

面条,古时称作”汤饼”、“不托”、“馎饦”。

面条瘦瘦长长,爱讨口彩听吉祥话的中国人因这“长”“瘦”二字对面条青睐有加,从唐宋时候开始,就将吃“长寿面”当作过生日的保留节目。刘禹锡在《赠进士张盥诗》诗中写道:“忆尔悬孤日,余为座上宾,举箸食汤饼,祝辞添麒麟。”宋朝马永卿在其杂记《懒真子》中说:“必食汤饼者,则世欲所谓‘长命’面者也。”这习俗一直流传到现在,生日要吃生日面,连单位食堂里都能在生日那天凭身份证免费吃碗面。

秦代时间太短,除了锅盔,没找到关于汤饼的记载。

原标题:面条长长路长长,只叹岁月短

吕周辅言:东坡先生与黄门公南迁,相遇于梧、藤间。道旁有鬻汤饼者,共买食之。恶不可食。黄门置箸而叹,东坡已尽之矣。徐谓黄门曰:“九三郎,尔尚欲咀嚼耶?”大笑而起。秦少游闻之,曰:“此先生‘饮酒’但饮湿而已。”


黄门公是苏轼的弟弟苏辙。苏家兄弟吃的“汤饼”和当今的面片差不多,未经刀切,全凭手捏,加之乡村野道,厨人技艺太差,粗糙程度就可想而知了。苏辙难以下咽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那时的汤饼在大城镇的饭馆里,厨师已经不全用手捏,而改用刀把片切成条状了,称为“不托”。意思是不用掌托着了。这才是现在面条的真正雏形。

而馎饦(音搏托)就是汤饼,现在北方的面馆里还有卖的,叫“面片汤”。但要论正宗并发扬光大的,却是在日本山梨县,它是在奈良时代,也就是我国唐代传过去的,成为当时武田军队的主要粮食之一,并遂渐流传开去。如果有机会你去日本山梨县旅游,只要瞧见餐馆门口放着“风林火山”的招牌,就一定会有馎饦卖。连读音都基本一样。那么,你可以给店里的人去上一课,普及一下馎饦的知识。馎饦是从中国传过去的这一事实,可能打死餐馆老板,他都不会愿意承认。

关于汤饼,《世说新语》中也记载了一个故事:


图片 1

每日一文(170213)

图 / 网络,循CC协议使用

宋朝陆游《老学庵笔记》中有一个“东坡食汤饼“的故事:

面从原来专指脸部的一个字变成同时指称麦面食物,应该是从三国时候开始的事儿,高晓松在《晓说》里说过,这跟曹操的干儿子何晏有关。在《世说新语》中有这样的记载:“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噉,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这事儿传到民间就简称“汤饼拭面,傅粉何郎”,自此汤饼就和面联系到了一起。到了宋朝的时候面条一词就通用开来了,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就记载有软羊面、桐皮面、插肉面、大燠面等面条的名称。

图片 2

今早,友人跟我说,当初在法国,立志要吃完巴黎的牛角包。三五年一晃而过,才发现那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笑话。当你太爱一样食物,就会感慨其博大精深,感慨岁月之短,甚至不足以去细细体会。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何平叔就是何晏,东汉大将军何进的孙子,后来成为北魏的驸马,据说他是当时著名的美男子,尤以面白如敷粉,鲜嫩水灵,魏明帝十分忌妒,怀疑他一定是做了手脚。为了辨明真伪,他就找了个大热天,特地把何晏召到宫中,请他吃汤饼。这碗热汤面把何晏吃得大汗淋漓,还不给他毛巾,不得以,他只能拿自己的红衣袖去擦脸。结果自然让魏明帝大大得失望了。人家是越擦越白,白里还透着红,娇嫩欲滴。

这皇帝当得还真是闲,要多无聊有多无聊。居然想着仅凭一碗热汤面,就让别人现原形,实在是幼稚得很!也寒酸得很!

请客,就请别人吃一碗光面,放现在谁都不好意思。最起码加个鸡蛋,最不济也要抢着帮别人满满地捞一勺免费辣菜,盖上去。

——深夜君

从汉代开始,几乎凡是用面粉做成的食品,都可叫饼。烤制而成的叫烧饼,水煮而成的叫汤饼,笼中蒸成的叫蒸饼。烧饼现在还叫烧饼。蒸饼,在宋代为避皇帝讳,改称炊饼,就是现在的馒头。

图片 3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