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成郑瞀

《列女传》楚成郑瞀2018-07-14 20:07列女传点击量:95

《列女传》楚成郑瞀

郑瞀者,郑女之嬴媵,楚熊眴之老婆也。初成王上台,临后宫,宫人皆倾观,子瞀直行不管不顾,徐步不改变。王曰:“行者顾。”子瞀悍然不顾,王曰:“顾,吾以女为内人。”子瞀复不管不顾,王曰:“顾,吾又与女千金而封若父兄子。”瞀遂行不管一二。于是王下台而问曰:“内人,重位也。封爵,厚禄也。壹顾能够得之,而遂不管不顾,何也?”子瞀曰:“妾闻妇人以尊重和颜为容。今者,大王在台上而妾顾,则是失仪节也。不管不顾,告以爱妻之尊,示以封爵之重,而追思,则是妾贪贵乐利以忘义理也。苟忘义理,何以事王?”王曰:“善。”遂立以为内人。处期年,王将立公子商臣以为太子。王问之于参知政事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未也,而又多宠子。既置而黜之,必为乱矣。且其人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王退而问于内人子瞀,曰:“教头之言信可从也。”王不听,遂立之。其后商臣以子上救蔡之事谮子上而杀之。子瞀谓其保曰:“吾闻妇人之事在于馈食之间而已。即便,心之所见,吾不能藏。夫昔者,子上言皇太子之不可立也,太子怨之,谮而杀之。王不明察,遂辜无罪。是白黑颠倒,上下错谬也。王多宠子,皆欲得国。皇帝之庶子贪忍,恐失其所。王又不明,无以照之。庶嫡分争,祸必兴焉。”后王又欲立公子职。职,商臣庶弟也。子瞀退而与其保言曰:“吾闻信不见疑,今者王必定将以职易皇帝之庶子,吾惧祸乱之作也。来说之于王,王不吾应。其以世子为非吾子,疑吾谮之者乎!夫见疑而生,群众孰知其不然。与其无义而生,不比死以明之。且王闻吾死,必寤皇帝之庶子之不可释也。”遂自寻短见。保母以其言通于王。是时皇太子知王之欲废之也,遂兴师作乱,围王宫。王请食熊蹯而死,不可得也,遂自经。君子曰:“非至仁,孰能以身诫。”诗曰:“舍命不渝。”此之谓也。

颂曰:子瞀先识,执节有常,兴于悍然不顾,卒配成王,知商臣乱,言之吗强,自嫌非子,以杀身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