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茨Field开采波斯波莉斯,意国德雷斯顿高校卡列宁教师来本身所演讲

    卡列宁教授还就浮选、烧砖和发现的陶窑回答了与会者的相关问题。

图片 1

    
资料整理主要是创建GIS用来系统存储已有的信息,另外就是创建一个数据库,将考古发现和记录的信息存入数据库。文物保护和研究主要是收集和分析有关石质和其他文物的信息,并且用各种科学方法加以分析,为今后的持续保护工作打好基础。意大利和伊朗的相关专家仔细地调查了引起波斯波利斯阿契美尼德台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上建筑是构件毁坏的原因,发现导致这些石质文物破环的原因并不是污染,而是石头本身,因为这些石灰岩石头对湿度和温度的变化比较敏感。意大利文物保护人员还在2011年组织了一个短期的教学实践课程,展示了意大利文物保护人员现在意大利使用的保护方法。

图片 2

   
另外,联合考古队在伊朗最重要的考古活动之一就是对发现的陶器从形状、数量、材料结构、成分等进行分析,这是对波斯波利斯发现的陶器做如此详细分析的首次尝试。

图片 3

   
联合考古队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主要是在波斯波利斯台基周围的平地开展的,目的是为了确认帕萨(Parsa)小镇的位置,根据埃兰语(Elamite)和希腊语资料可知,在波斯波利斯台基工作的人们居住在帕萨小镇。田野考古工作主要是基于地球物理调查结果进行的,在地球物理调查的基础上,进行了第一次发掘。考古发掘发现一个手工业区,这个手工业区里发现有一个窑室和燃料坑水平分布的窑和几个堆满动物骨头的垃圾坑,这个窑可能用来生产用于波斯波利斯石头浮雕上的白衣。根据地球物理调查结果在另外一个地点发现了用于浇灌花园的沟,附近发现的墙可能是花园的围墙。另外,在另一个遗址Tol-e
Ajori的发掘发现了一个阿契美尼德时期的方形建筑,长、宽各30米,可能是一座塔,这个建筑被一个厚10米的墙环绕。这做墙中间5米用泥坯,两侧各用2.5米厚的烧砖砌成。外侧烧砖表面上还发现有釉。釉砖上的符号表明了这些砖的摆放方式。这些釉砖的残块可以在一些地层中发现。

图片 4

 

除此以外,作为波斯的礼仪首都,波斯波利斯还建有大流士宫殿、薛西斯一世、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宫殿、后宫、阿尔塔薛西斯三世陵墓、金库、议事厅等重要建筑。此外,还留下了大量浮雕、铭文,具有极高的艺术、历史价值。

   
2013年3月21日,意大利博洛尼亚(Bologna)大学文化遗产学院卡列宁(Callieri)教授在我所做了题为“从宫殿到城镇:伊朗—意大利联合考古代表团在伊朗的考古活动”的讲座。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白云翔副所长主持,来自社科院考古所和北京各高校文博院系的部分师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图片 5

   
卡列宁教授主要讲述了伊朗和意大利的联合考古队于2008-2012年期间在伊朗阿契美尼德帝国(The
Empire of the
Achaemenids)时期最重要的政治和文化中心——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所开展的考古活动。联合考古队的工作主要从三方面进行,资料整理、文物保护研究、考古。

图片 6

“君王殿”为薛西斯一世下令修建,完工于其子阿尔塔薛西斯一世统治时期,它边长70米,共有一百根石柱,故而又名百柱宫。薛西斯一世时代百柱宫主要用于接见、奖励高级将领,后来此殿成为了帝国的陈列馆。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大流士一世

图片 10

波斯波利斯出土的浮雕和“涂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恩斯特·赫茨菲尔德出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小镇策勒。大学时代选择的专业本是建筑,但出于对历史的热爱,他也选修了亚述学、古代历史和艺术史课程,这为他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1903-1905年,他作为德国考古学家沃尔特·安德烈的助手,参与发掘了伊朗历史名城阿舒尔(亚述帝国首都和宗教中心之一),积累了初步经验。此后他开始在伊朗、伊拉克多地进行考古,并且是发掘萨迈拉(伊拉克境内古城,2007年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第一人。1920年,作为对其多年科学研究的肯定,恩斯特·赫茨菲尔德在柏林被聘为“近东研究历史教授”,这是全球设立的首个类似教授职位。

图片 14

图片 15

早在14世纪,途经这里的西方旅行者和商人便曾对当地遗址作出记录。进入19世纪,随着波斯萨菲王朝的衰弱,波斯波利斯遗址引来了越来越多的西方探险家和艺术家。不过,上述对地表可见遗址的所谓“发掘”,和海因里希·施里曼“发现”特洛伊类似,都谈不上专业。历史上,对波斯波利斯首次科学、严谨的系统考古发掘,是美国芝加哥大学东方学院委托德国考古学家、文献学家、历史学家恩斯特·赫茨菲尔德(Ernst
Emil Herzfeld
,1879–1948)完成的。赫茨菲尔德也因揭开了这座波斯古都的面纱而被载入史册。

如今,历史爱好者们恐怕依旧对德国商人海因里希·施里曼“发现特洛伊”以及“海伦珍宝”的传奇故事津津乐道,然而实际上,海因里希·施里曼并不专业,充其量仅仅是个业余考古爱好者甚至“宝藏猎人”,他的工作其实对特洛伊遗址反而造成了一定破坏。相反,兢兢业业,科学、系统发掘波斯波利斯,令它真正重见天日的德国考古学家恩斯特·赫茨菲尔德却相对默默无闻。如此落差,不禁令人唏嘘。

图片 16

万国门的西面为阿帕达纳宫,东面为百柱宫,是波斯波利斯的最核心的两座建筑。阿帕达纳宫是波斯帝王接见使节、举办庆典仪式的场所,极为气派。殿内大厅呈正方形,面积3600平方米,可容纳近万人,规模在波斯波利斯首屈一指。它由大流士一世始建于公元前515年,完成于薛西斯统治时期。现存石柱13根,石柱高度近20米。

除了对波斯波利斯整体的发掘、修复,恩斯特·赫茨菲尔德还很注重考古中的细节。他仔细研究了每一处浮雕,并且是第一个将波斯波利斯浮雕分析、整理、出书的学者。他还意外发现波斯波利斯建筑中存在五花八门的各式“涂鸦”,有的还蕴含着额外历史信息。他对这些过去考古者容易忽略的涂鸦也进行了系统研究,其中一些后来被他带到了美国。

更多外国历史文化内容,欢迎移步我的圈子“西洋历史文化鱼缸”讨论:

图片 17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