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准目标,神童故事_三十三

鲁仲连,又名鲁连子,也称鲁连。战国时期齐国人。史书说他少有奇才,号“千里驹”,曾拜当时着名学者徐劫为师,学习辩术,刻苦认真,很受徐劫喜一爱一。

在齐国,有一个雄辩的演说家田巴。他生就一张铁嘴,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在徂丘、稷下一带发表演说,和他人辩论,竟然无人是他的对手。他能够将历史上的春秋五霸统统贬斥得一钱不值,把完全不同的东西说成一模一样,真可谓巧舌如簧。

当时,齐国有个叫田巴的辩士,是当时明辩学派的代表人物。据说此人雄辩天下,能“服狙丘,议缧下,毁五帝,罪三王,服五伯,离坚白,合同异,一日服千人”。意思是说,他在狙丘、缧下一带地区发表演说,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他能以三寸不烂之舌,将历史上的三王五帝、春秋时的五霸贬得一钱不值,也将“坚白”、“同异”这两个完全不相同的名家基本命题,说得一模一样。就是这样一个诡辩高手,却遇到了当时只有十二岁的鲁仲连的挑战。

徐劫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他有个能言善辩的学生鲁连,当时只有12岁。鲁连听说田巴的赫赫声名,心里非常不服气。一天,他对自己的老师徐劫说:“老师,我想去同田巴辩论一番,好让他不要再摇唇鼓舌,信口开河,好不好?”

有一天,鲁仲连对老师徐劫说:“田巴辩论的这些,都是一些虚妄的奇谈怪论,无济于世,有什么了不起?请老师一抽一时间领我去会他一会,煞煞他的锐气,也好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免得他再目空一切,盛气凌人!”

徐劫看了看鲁连,摇了摇头说:“田巴的口才非常厉害,你小小年纪,能战胜他吗?”

徐劫说:“这可使不得,如果你输了,连我的名声也不好听。”

鲁连昂起头,自信地拍拍胸脯说:“肯定没问题。”

鲁仲连却信心百倍地说:“老师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对付他就是了!”

徐劫见到田巴,便说:“我有个学生,才12岁,却是一匹千里驹,后生可畏,能不能向您请教一番啊?”

其实,徐劫也对田巴不服气,更深信弟子的才华,巴不得让弟子和田巴辩上一辩;刚才那些担心的话,只不过是激将法罢了。他见鲁仲连如此有志气,也就痛快地答应了。

田巴一看对方还是个小孩子,就微微撇了一下嘴巴,嘲讽地说可以。”

第二天,徐劫便带鲁仲连前去拜访田巴。田巴也久闻徐劫有个叫鲁仲连的学生,辩才很高,号称“千里驹”,也想会上一会。今天见他专程前来,急忙迎出。

鲁连见了田巴,毫不畏惧,上来就单刀直入地说道:“我曾经听人说过,厅堂上的垃圾没有清除,怎么还顾得上铲除郊野的杂草呢?在短兵相接进行搏斗的时候,如何能够防备远处射来的冷箭呢?这些都是什么道理?这叫事情有个轻重缓急,假如面前有急事不办,却去做次要的事情,岂不是乱了套了吗?现在,我国形势非常危急,南阳地方有楚国大军屯驻;高唐一带正在遭受赵国军队攻打;聊城被十万燕军团团围困。请问田先生,您可有什么救急的妙计吗?”

徐劫来到田巴客厅,拉着鲁仲连的手对田巴介绍说:“这是我的学生,姓鲁名仲连,今年十二岁。他久闻您的大名,很想向您请教!”

田巴没有想到对方小小的年纪,却如此了解国家大事,一开口所谈论的问题就十分棘手,—时之间张口结舌,满面通红,羞愧地说:“没有办法。”

田巴打量了一下鲁仲连,只见他个子不高,面色红一润,两眼有神,表情自若,不禁赞道:“听说你小小年纪,就号称‘千里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前来见我,有什么话要说吗?”

兽连笑道:“国家紧急的时候想不出拯救的办法;老百姓陷于危亡之际不能提出安抚的计策;只会喋喋不休地谈论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这怎么能算得上是擅长演说的学者呢?现在,我倒可以用计赶走南阳的楚兵,击退高唐的赵军,解除聊城的包围。要知道,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才是真正的辩才啊!可您的滔滔演说只像猫头鹰喋喋不休的空叫声,真是让人感到十分讨厌。希望您从今往后还是少和人喋喋不休地争辩吧!”

鲁仲连说:“听说田先生雄辩天下,国中无人能及。不过我有一事不明,特来请您赐教。”

听到这个小孩子这么说,田巴越发无地自容,羞惭地说你说得对,说得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