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豹治邺_西门豹治邺翻译,传说中的河伯是什么

西门豹治邺

以上故事参见《史记·滑稽列传》

“每次送给河神的姑娘从哪儿来?”西门豹接着问.

传说河伯是鱼尾人身,头发是银白色的,眼睛和鳞片是流光溢彩的
琉璃色。虽然他是男性,但是长得却异常俊美,身上有淡淡的水香,看上去只有不到20岁。

终于,西门豹回过头来,看着他们说:“巫婆,乡长都不回来,怎么办呢?要不要你们再派几个人去催催?”

又过了一会儿,说:“这个弟子为什么也这么久?再派一个人去催催她们!”又抛一个弟子到河中。总共抛了三个弟子。西门豹说:“巫婆、弟子,这些都是女人,不能把事情说清楚。请三老替我去说明情况。”又把三老抛到河中。西门豹插着笔,弯着腰,恭恭敬敬,面对着河站着等了很久。长老、廷掾等在旁边看着的都惊慌害怕。西门豹说:“巫婆、三老都不回来,怎么办?”想再派一个廷掾或者豪长到河里去催他们。这些人都吓得在地上叩头,而且把头都叩破了,额头上的血流了一地,脸色象死灰一样。西门豹说:“好了,暂且留下来再等他们一会儿。”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廷掾可以起来了,看样子河伯留客要留很久,你们都散了吧,离开这儿回家去吧。”邺县的官吏和老百姓都非常惊恐,从此以后,不敢再提起为河伯娶媳妇的事了。

“凡是有女孩儿的人家,都害怕大巫祝替河神娶他们的女儿,差不多都逃到外地去了.所以邺地的人口越来越少,地方越来越穷.”

翻译魏文侯时,西门豹任邺县令。他到邺县,会集地方上年纪大的人,问他们有关老百姓痛苦的事情。这些人说:“苦于给河伯娶媳妇,因为这个缘故,本地民穷财尽。”西门豹问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回答说:“邺县的三老、廷掾每年都要向老百姓征收赋税搜刮钱财,收取的这笔钱有几百万,他们只用其中的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媳妇,而和祝巫一同分那剩余的钱拿回家去。

西门豹强忍厌憎,对老巫婆说:“把新娘叫来,让我看看她美不美.”

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豹往到邺,会长老,问之民所疾苦。长老曰:“苦为河伯娶妇,以故贫。”豹问其故,对曰:“邺三老、廷掾常岁赋敛百姓,收取其钱得数百万,用其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与祝巫共分其余钱持归。当其时,巫行视小家女好者,云‘是当为河伯妇。’即娉取。洗沐之,为治新缯绮縠衣,闲居斋戒;为治斋宫河上,张缇绛帷,女居其中,为具牛酒饭食,行十余日。共粉饰之,如嫁女床席,令女居其上,浮之河中。始浮,行数十里乃没。其人家有好女者,恐大巫祝为河伯取之,以故多持女远逃亡。以故城中益空无人,又困贫,所从来久远矣。民人俗语曰:‘即不为河伯娶妇,水来漂没,溺其人民’云。”西门豹曰:“至为河伯娶妇时,愿三老、巫祝、父老送女河上,幸来告语之,吾亦往送女。”皆曰:“诺。”

图片 1

到了为河伯娶媳妇的日子,西门豹到河边与长老相会。三老、官员、有钱有势的人、地方上的父老也都会集在此,看热闹来的老百姓也有二三千人。那个女巫是个老婆子,已经七十岁。跟着来的女弟子有十来个人,都身穿丝绸的单衣,站在老巫婆的后面。西门豹说:“叫河伯的媳妇过来,我看看她长得漂亮不漂亮。”人们马上扶着这个女子出了帷帐,走到西门豹面前。西门豹看了看这个女子,回头对三老、巫祝、父老们说:“这个女子不漂亮,麻烦大巫婆为我到河里去禀报河伯,需要重新找过一个漂亮的女子,迟几天送她去。”就叫差役们一齐抱起大巫婆,把她抛到河中。过了一会儿,说:“巫婆为什么去这么久?叫她弟子去催催她!”又把她的一个弟子抛到河中。

“下一次给河神娶媳妇的时候,要搞得盛大隆重一些.通知县里,乡里的官吏,大巫祝和他的徒弟,还有豪绅和父老乡亲,让他们全都到漳水边来送新娘.”西门豹对手下吩咐道,“当然,到时候我也会去凑凑热闹.”

图片 2

过了一会儿,西门豹又说:“徒弟怎么也这么慢?再派一个人去催.”就这样,卫士一连把三个巫女扔进了漳水.

河伯是古代汉族神话中的黄河水神。原名冯夷。也作“冰夷”。在《抱朴子·释鬼篇》里说他过河时淹死了,就被天帝任命为河伯管理河川。据《九歌·河伯》描写,河伯是位风流潇洒的花花公子:“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朱宫,灵何为兮水红。”

这一次,西门豹弯着腰看着河水,若有所思地等了很久.旁边的那些官吏,豪绅都吓傻了,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已经尿裤子了.

到了为河伯娶媳妇的时候,女巫行巡查看到小户人家的漂亮女子,便说‘这女子合适作河伯的媳妇’。马上下聘礼娶去。给她洗澡洗头,给她做新的丝绸花衣,让她独自居住并沐浴斋戒;并为此在河边上给她做好供闲居斋戒用的房子,张挂起赤黄色和大红色的绸帐,这个女子就住在那里面,给她备办牛肉酒食。这样经过十几天,大家又一起装饰点缀好那个像嫁女儿一样的床铺枕席,让这个女子坐在上面,然后把它浮到河中。

“天灾应该指的是漳水经常泛滥吧.”西门豹又问,“那么人祸呢?”

起初在水面上漂浮着,漂了几十里便沉没了。那些有漂亮女子的人家,担心大巫祝替河伯娶她们去,因此大多带着自己的女儿远远地逃跑。也因为这个缘故,城里越来越空荡无人,以致更加贫困,这种情况从开始以来已经很长久了。老百姓中间流传的俗语有‘假如不给河伯娶媳妇,就会大水泛滥,把那些老百姓都淹死’的说法。”西门豹说:“到了给河伯娶媳妇的时候,希望三老、巫祝、父老都到河边去送新娘,有幸也请你们来告诉我这件事,我也要去送送这个女子。”这些人都说:“好。”

“巫婆和她的弟子都是女人,说话啰唆,讲不清楚事情.”西门豹满脸不耐烦地说,“还是麻烦几位乡长入水去禀告河神吧.”

西门豹即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田皆溉。当其时,民治渠少烦苦,不欲也。豹曰:“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

巫婆在急流里扑腾了几下就沉了下去.西门豹望着水面,装模作样地等了一会儿,说:“巫婆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让她的徒弟去催一下.”卫士们毫不犹豫抓过一个巫女,也扔到水里去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于是,西门豹决定将计就计,把当地的恶势力一举清除.

至其时,西门豹往会之河上。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皆会,以人民往观之者三二千人。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从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缯单衣,立大巫后。西门豹曰:“呼河伯妇来,视其好丑。”即将女出帷中,来至前。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后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

“他们是谁?”西门豹接着问.

西门豹簪笔磬折,向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西门豹曰:“巫妪、三老不来还,奈之何?”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邺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后,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

“就是县里,乡里那些当官的.他们每年都要拿这个理由讹我们邺地老百姓的钱.收起来的钱总共得有几百万吧,他们就用其中的二三十万来给河神娶媳妇,其他的钱就被他们和那些管占卜祭祀的巫祝分了.”

图片 3

老巫婆便让她的徒弟把新娘从帐子里扶出来,引到西门豹面前.西门豹看了看,回头对众人说:“这个女孩儿不行.你们看,她就知道哭哭啼啼的,一脸的晦气相,河神见到这样丑的新娘一定会生气的.”

河伯娶妻的故事传说 传说中的河伯是什么?

西门豹说:“好吧,那就再等一会儿.”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起来吧.看样子是河神好客,把他们都留下了.今天你们就先回去吧.”

西门豹接着就征发老百姓开挖了十二条渠道,把黄河水引来灌溉农田,田地都得到灌溉。在那时,老百姓开渠稍微感到有些厌烦劳累,就不大愿意。西门豹说:“老百姓可以和他们共同为成功而快乐,不可以和他们一起考虑事情的开始。现在父老子弟虽然认为因我而受害受苦,但可以预期百年以后父老子孙会想起我今天说过的话。”直到现在邺县都能得到水的便利,老百姓因此而家给户足,生活富裕。

在田间地头,西门豹和当地的几位老农交谈起来.西门豹问道:“老人家,我看你们这里田地荒芜,人烟稀少,为什么会困苦成这样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