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明治维新,明治维新_日本明治维新

图片 1

日本明治维新

日本明治维新,是指19世纪60年代末日本在受到西方资本主义工业文明冲击下所进行的,由上而下.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全盘西化与现代化改革运动.

1868年取代德川幕府的明治政府,在人民群众革命运动的压力下,在“富国强兵”、“殖产兴业”和“文明开化”的口号下,以西方国家为榜样,自上而下推行的资产阶级改革运动。

明治维新

明治维新的历史背景
维新前的德川幕府时代(1603——1868),是日本封建制度解体和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也是阶级矛盾和民族危机日益尖锐的时期。全国土地为领主阶级所有。统治机构为幕府,统辖全国260多个藩,各藩的直接统治者为大名。天皇及其臣属,在幕府体制下处于无权地位,不参预政事,但也拥有大量土地。幕府和各藩都掌握有大批武装力量。德川幕府时期实行严格的等级身份制度,把居民划分为士、工、商四个等级。此外,还有被称为“秽多”、“非人”的所谓“贱民”。等级身份世代相传,不得改变。德川幕府在1639年还宣布实行“锁国”政策,禁止外国商人和传教士入境,也禁止日本人出国。德川建立了全国统一政权,平息了各藩的叛乱,出现了较长的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和平时期,耕地有所增加,经济作物日益增多,商品性农业和家庭手工业不断发展。土地虽然不能买卖,但在商品经济冲击下,贫困破产的农民不得不把世袭份地抵押、典当给商人和富裕农民。在明治维新前夕,全国已有1/3的农民丧失了份地。商人和富裕农民将贫苦农民典押过期的份地攫为己有,变成农村中新兴的剥削者──地主阶级。同时,丧失份地的农民不得不从事家庭手工业,以开辟收入的来源,这又为商人提供了新的活动天地。进入18世纪以后,由商人高利贷者控制的资本主义性质的家庭手工业或分散的手工工场在农村已经相当普遍。集中的资本主义手工工场,到明治维新前夕全国约有400家。德川幕府为了控制各藩大名,规定他们每两年必须有一年住在幕府所在地江户,而其妻小必须常住江户作为人质,这也促进了从各藩到江户沿途城镇经济的发展。18世纪中叶,江户人口已达80多万人,大阪和京都的人口也各有40万左右,各藩大名所在的城镇,人口在3——5万者也很多。城镇是手工业和商业中心。商业资本的兴起,对自然经济、等级制度和整个封建制度都起了瓦解作用。

历史背景

当日本封建制度逐渐走向解体的时候,西方列强闯了进来。从18世纪末开始,美、英、俄、荷、法等国,先后以武力相威胁,迫使日本开放门户,与之缔结不平等条约。这加剧了日本国内的经济矛盾和阶级矛盾,加剧了民族危机。19世纪中叶,日本出现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的“攘夷倒幕”运动。斗争的主力是农民,1854——1867年间,农民起义达到131次之多。当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还未形成为独立的政治力量。“攘夷倒幕”的领导权落到了在政治力量、组织力量和文化水平上都比较高、而境遇又每况愈下从而与幕藩制度存在矛盾的下级武士之手。他们的代表人物如西乡隆盛(1828——1877)、大久保利通(1830——1878)、木户孝允(1833——1877)、伊藤博文(1840——1909)等,伙同少数公卿,利用人民的革命要求和各藩大名对幕府统治的不满,在大阪、京都的巨商富贾的财力支持下,以“尊王攘夷”,“政权归皇室”为口号,于1868年1月3日发动了政变,经过几个月的内战,终于推翻了幕府统治。15岁的睦仁天皇成为国家元首,改国号为“大日本帝国”,年号为“明治”,建立了新的天皇专制主义的政权。这个政权,是代表地主和资产阶级利益的政权。它慑于农民革命运动的压力,顺应资本主义制度在世界兴起的历史潮流,在跟封建阶级妥协的基础上,以西方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为楷模,对日本的社会经济制度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史称明治维新。

幕末危机

明治维新的主要内容
①取消封建领地,废藩置县,建立中央集权的专制主义政权。为了剥夺德川幕府和各藩大名的权力,开辟新政权的财源,首先在1868年没收了幕府在全国的领地和
8个城市,继而在1869年对各藩大名实行了“奉还版籍”,即交出土地和人民,1871年又发出了“废藩置县”的命令,即废除藩国制度,打破藩界,全国行政区重新划分为三府和72县,由中央政府任命府县知事。这样,日本开始成为中央集权的统一国家。但是,取消各藩大名领地及其统治权力是有代价的,即发给大名俸禄,并承担各藩发行的纸币和欠下的债务,为他们转化为商人高利贷者和产业投资家提供了物质条件。新政府在1868年以后还陆续取缔了各地关卡和批发行垄断组织,准许自由买卖;禁止各藩私铸货币,统一币制;1872年又下令取缔在生产和流通领域广泛存在的封建行会“株仲间”。这些措施,对于国内统一市场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

在19世纪中期的亚洲,日本处于最后一个幕府——德川幕府时代。掌握大权

②改革封建等级制度,取消武士特权,建立近代常备军和警察制度。废除大名和公卿的称号,改为华族,其地位仅次于皇族;幕府直属的家臣──旗本和各藩的藩士以及一般武士改为“士族和卒”;从事农工商业的农民、市民和手工业者等都改称平民。华族、士族和平民之间可以通婚。1871年又废除了“秽多”、“非人”的贱民称号,允许成为平民,但在职业上和通婚上的歧视仍然存在。为了取消将近40余万武士(包括其家属达200万人)的特权,取消他们享有的领取世袭和终身俸禄,政府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规定凡献出俸禄者政府发给产业资金,1874——1876年共发给现金1932万日元,证券1656万日元,1876年又发给公债券近17579万日元,其结果使庞大的封建武士集团变成了大量现金和公债的持有者,其中一部分人向土地和企业投资,转化为地主和资本家。因此,明治政府处理封建俸禄的过程,实际上成了加速资本主义发展的资本原始积累过程。在取消武士阶层的政治、经济特权的同时,也剥夺了他们的垄断军事的特权。在“富国强兵”的口号下,1873年实行征兵制,除起用一些原武士出身的担任新军队的骨干军官外,大部分军官和全部士兵由平民中征募。

的德川幕府对外实行“锁国政策”,禁止外国的传教士、商人与平民进入日本,也不允许国外的日本人回国,甚至禁止制造适于远洋航行的船只。在此期间,只允许同中国、朝鲜和荷兰等国通商,而且只准在长崎一地进行。此外德川幕府亦严禁基督教传播。[1]

③改革教育,吸收西方先进文化和科技。明治政府通过对西方国家的实地考察,认识到人才和教育对国家发展的决定性作用,因此把改革和发展教育,作为各项改革的根本环节。从1870年起,相继颁布各种教育法令和规章,并不断增加教育经费,改善教育设施,重金聘用外籍教师和派人出国留学。明治政府改革和发展教育的基本特点,一是大办小学教育,普及初等国民教育;二是大力振兴实业教育,发展综合技术教育。自80年代初起先后实行了三年、四年和六年的义务教育制,形成了初等、中等和高等三级实业教育网,造就了发展资本主义所必需的各种人才,为吸收、消化和运用西方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创造了条件。

在日本明治维新前,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开始出现家庭手工业或手工作坊。作坊内出现了“雇用工人”制,资本主义的萌芽出现了。它的出现,冲击了封建自然经济,从根本上动摇了幕府的统治基础。在商品经济形态的快速扩展下,商人阶层,特别是金融事业经营者的力量逐渐增强。商人们感觉到旧有制度严重制约着他们的发展,于是开始呼吁改革政治体制。具有资产阶级色彩的大名、武士,和要求进行制度改革的商人们组成政治性联盟,与反对幕府的基层农民共同形成“倒幕派”的实力基础。[1]

④承认土地私有和自由买卖权,实行地税改革明治政府在经济上面临的重要改革是解决农民土地问题。通过取消领地、“奉还版籍”和“废藩置县”,幕府和大名的封建土地领有制已经废除。1869年明令解除自1643年以来实行的永世不得买卖土地的禁令,同时发布了丈量土地和颁发土地执照的法令,在法律上确认有土地实际支配权的人对土地的私有权,无主土地一律收归国有。这种只承认土地占有现状,并不按农民需要对土地进行重新分配的改革,虽然满足了握有份地的一部分农民的要求,但改革前占全国耕地1/3的农民份地因抵押、典当过期,其实际支配权已转移到商人高利贷者和富农手中,他们成了这些土地的所有者,成为新兴的地主阶级,而耕种这些土地的农民则成了佃农。在确认土地所有权之后,1873年政府颁发了改革向国家交纳土地税的法令。法令规定取消幕府时期名目繁多的贡赋,交纳全国统一的单一地税;改变过去以土地收获量为课税标准,实行按法定土地价格的3%课税,改变过去以实物交纳为现金交纳;改变过去由实际耕种者交纳为握有土地执照者交纳。新地税约占收成的1/3左右,成了明治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

黑船事件

⑤创办和转卖国营企业,促进资本主义的发展,培植特权大资产阶级。明治政府为了实现“殖产兴业”的目标,1870年成立工部省后,以西方国家为样板,兴修铁路;建立电话电报通信制度,普及邮政制度;建立国立银行,发行纸币,向私人企业放款;设立“创业基金”和“劝业基金”,颁发各种奖金和补助金,鼓励和资助握有俸禄公债的封建阶级经营工商业;举办劝业展览;聘请外籍专家和技术人员,引进西方国家的先进科学技术、经营管理制度和各种近代机器设备;建立和发展国营企业,特别是军事工业;廉价地向三井、三菱等与政府勾结的大资本家──“政商”出售国营模范工厂矿山,扶植特权大资产阶级。

1853年,

后果和影响
明治维新是日本资本主义发展史上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事件。它一方面扫除了大部分封建障碍,加速了资本原始积累进程,使日本迅速地实现由封建制度向资本主义制度的过渡,从而比较顺利地摆脱了沦为西方国家经济附庸的民族危机,并为逐步成为资本主义强国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又在日本政治、经济生活中保留和培植了反动落后的封建势力和军国主义势力,为以后发展成为军事封建帝国主义国家,走上对外侵略的道路奠定了基础。

美国海军准将马休·佩里率领舰队进入江户岸的浦贺,把美国总统米勒德·菲尔莫尔写给日本天皇的信交给了德川幕府,要求同日本建立外交关系和进行贸易。史称“黑船事件”。1854年,日本与美国签订了神奈川《日美亲善条约》,又名《神奈川条约》,同意向美国开放除长崎外的下田和箱馆两个港口,并给予美国最惠国待遇等。由于接踵而来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德川幕府再度成为日本社会讨伐的目标。日本封建阵营出现分化,中下级武士中要求改革的分子形成革新势力,号召尊王攘夷。革新势力的代表人物有吉田松阴、高杉晋作、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西乡隆盛、横井小楠、大村益次郎等,主要集中在长州、萨摩、土佐、肥前等西南部强藩。这些藩国在历史上与幕府矛盾较深,接受海外影响较早,输入近代科学技术和拔擢中下级武士都比较积极。

改革派的建立

幕府末期,在经济中产生资本主义萌芽的同时,出现了所谓豪农豪商阶层。下级武士中的革新势力和出身豪农豪商的志士,联合与幕府有矛盾的西南强藩和皇室公卿等,提出”尊王攘夷”的口号,即:尊奉天皇,赶走外国侵略者。刺杀与西方势力勾结的幕府当权者;袭击在日本的西方国家商人和外交官;进攻西方列强船只等。在此期间,尊攘派对幕府尚存幻想,没有明确提出推翻幕府统治要求,并受到幕府军队与西方列强的严厉镇压,最终失败。

尊王攘夷运动失败后,许多有识之士认识到,要想改变日本现状,实现富国强兵,必须推翻幕府统治。于是,尊王攘夷运动演变为倒幕运动。

1864年,高杉晋作起兵夺取了长州藩的政权,此后,长州在木户孝允的主持下进行改革,倒幕运动蓬勃发展。

武装倒幕的根据地又称为西南四强藩:长州,萨摩,土佐,肥前。

历史起因编辑

19世纪中叶,日本仍处在小农经济的封建社会,天皇并无权威,大权掌握在第三个封建军事政权德川幕府手中。

德川幕府在日本推行“闭关锁国”政策,将日本通向世界的大门死死关上。外国人中仅有中国和荷兰的商人可以在唯一的开放口岸——长崎从事商业活动,国民没有信仰自由。

社会生产力低下,人民生活困苦,幕府的统治者们却仍在加大盘剥和压榨。随着欧美侵略者的相继入侵,日本又陷入更为深重的民族危机。

国内外矛盾日趋激化,面临重重危机的日本,急需一场革命来摆脱这种困境。不堪忍受幕府统治和外国侵略者压迫的日本民众纷纷要求“富国强兵”。他们拿起武器,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倒幕”运动。[2]

倒幕运动

1863年6月,幕府被迫宣布攘夷,随之发生了美英荷法四国军舰炮击下关,英国舰队进攻萨摩藩的事件。1865年春,长州藩尊王攘夷派领袖高杉晋作提出开港讨幕的战略,决定不再提攘夷,转向武装倒幕,并与萨摩藩结成秘密军事同盟。与此同时,英国也权衡利害,改变策略,援助倒幕派。幕府方面则投靠法国,于1866年7月发动第二次征讨长州藩的战争。此时人民起义风起云涌,沉重打击幕府。长州藩联合倒幕势力英勇抗击,同年9月迫使幕府撤军。

1867年孝明天皇死,太子睦仁亲王即位,倒幕势力积极结盟举兵。11月8日,天皇下达讨幕

密敕。9日幕府将军德川庆喜奏请“奉还大政”。1868年1月3日,天皇发布《王政复古大号令》,废除幕府,令德川庆喜“辞官纳地”。8日及10日,德川庆喜在大阪宣布“王政复古大号令”为非法。1月27日,以萨、长两藩为主力的天皇军5000人,在京都附近与幕府军1.5万人激战,德川庆喜败走江户。戊辰战争由此开始。天皇军大举东征,迫使德川庆喜于1868年5月3日交出江户城,至11月初平定东北地区叛乱诸藩。1869年春,天皇军出征北海道,于6月27日攻下幕府残余势力盘踞的最后据点五稜郭,戊辰战争结束,日本全境统一。1877年,西南战争爆发,这场战争是倒幕运动的尾声,也是日本资产阶级革命余波。随着西南战争中萨摩军的失败,由天皇操纵、主导政权的封建军国主义国家建立,标志着日本资本主义革命的结束。

日本资本主义革命:黑船来航——安政大狱——樱田门事变——文久政变——池田屋事变——禁门之变——功山寺起义——四境战争——明治天皇登基——小御所会议——鸟羽、伏见之战——江户无血开城——北越战争——“奥羽越列藩同盟”瓦解——箱馆战争——西南战争

历史经过

维新内容

以天皇为首的新政府,于1868年4月6日发布具有政治纲领性的《五条誓文》,6月11日公布《政体书》。9月3日天皇下诏将江户改称东京。10月23日改年号为明治。1869年5月9日迁都东京。并颁布一系列改革措施:

1869年6月,明治政府强制实行“版籍奉还”、“废藩置县”政策,将日本划分为3府72县,建立中央集权式的政治体制,且天皇一切权力集于一身。

社会体制方面,废除传统时代的“士、农、工、商”身份制度,将皇室亲缘关系者改称为“皇族”,过去的公卿诸侯等贵族改称为“华族”,幕府的幕僚,大名的门客等改为“士族”,其他从事农工商职业和贱民一律称为“平民”,只是实现了形式上的“四民”平等,各等级间允许相互交往,但仍存在等级之分;为减轻因“版籍奉还”而连带的财政负担,政府通过公债补偿形式,逐步收回华族和士族的封建俸禄;此外亦颁布武士《废刀令》,以及建立户籍制度基础的《户籍法》。

社会文化方面,提倡学习西方社会文化及习惯,翻译西方著作。历制上则停用阴历,改用太阳历计日。

引进西方近代工业技术,设立工部省管理工商业;改革土地制度,废除原有土地政策,许可土地买卖,实施新的地税政策;废除各藩设立的关卡;统一货币,并于1882年设立日本银行;撤消工商业界的行会制度和垄断组织,推动工商业的发展。[3]

教育方面,设立文部省,颁布教育改革法令—《学制》,发展近代资产阶级性质的义务教育,将全日本划分为8个大学区,各设1所大学,下设32个中学区,各有1间中学,每1中学区下设210小学区,每一所小学区设1所小学,总计全国有8所公立大学,245所中学,53760所小学。教育机关颁布《考育敕语》,灌输武士道、忠君爱国等思想。此外亦选派留学生到英、美、法、德等先进国家留学。

军事方面,改革军队编制,陆军参考德国训练,海军参考英国海军编制;并于1872年颁布征兵令,凡年龄达20岁以上的成年男子一律须服兵役。一般服役3年,及预备役2年,后来一般役及预备役分别增至3年及9年,总计12年。1873年时,作战部队动员可达40万人。此外明治政府亦发展国营军事工业;到了明治时代中、后期,军事预算急剧增加,约占政府经费的30%~45%,实行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

交通方面,改善各地交通,兴建新式铁路、公路。1872年,第一条铁路——东京至横滨间铁路通车;到了1914年,日本全国铁路总里程已经超过7000公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